•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妥妥的死定了

元夕节那天,墨景渊借着宫宴前向皇后娘娘请安的由头,悄悄去了凤仪宫,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自是奔着暂时在宫里“作客”的安妍而去。

据说过了元夕节,皇帝便要下旨为安妍赐婚,墨景渊哪里还能坐得住?他好不容易使计掳获佳人芳心,又岂能放任这一切成为镜花水月的泡影?

墨景渊心想只要和安妍一起去向皇帝请求赐婚,看在他们二人两情相悦的份上,父皇定不会狠心棒打鸳鸯。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墨景渊满腔奔放的情意,还没见到佳人就先碰了壁,安妍公主托辞身体不适,给六王爷吃了闭门羹。

因果不虚,怎么来的就怎么去,当初墨景渊假扮成日日在驿馆墙外吹奏竹箫的书生,成功博取佳人的注意,安妍也在他暗助之下,由太后亲自向皇帝说情,免去被赶回北月国的耻辱。

如今安妍以异国公主的身份住在凤仪宫,在皇后庇佑之下,看似风光无限,但真要一夕翻身,还得看赐婚的对象是谁。

无论是谁,绝对落不到墨景渊头上,他一番苦心,甚至不惜成为太后手中那把杀人的刀,至此已全然付诸东流。

有一种落差是:你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也辜负了所受的苦难。

慕榕唇边勾着不屑的冷笑,随手将来自京中的密信扔入炭盆,温暖如春的书房瞬间弥漫淡淡的墨香,仿佛纸上所述的一切,唯一匹配的下场就是化作灰烬,随风而逝。

这几日在船上的生活皆是如此,她已经克服了见着水面就发慌的无聊程度,进阶到穷极无聊,白日里带着朱儿到处斗鸡走狗,调弄船上的船员小哥哥们,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除了墨王府的暗卫们,没人知道萧公子与王公子的来历,船员们只道他俩是身份与众不同的贵客,此番乘船到南边去游玩,还有墨王府的高层随行,可见两人与墨王的交情不同凡响。

尽管船员们老是被调皮的王公子捉弄得面红耳赤,但多半只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姑且当作是枯燥生活的调剂,倒也过得挺欢实。

当慕榕发现船上有一处类似校场的地方,平时让船员们锻炼身体、过招切磋,她更是如鱼得水,天天拖着暗卫小伙伴们打群架,玩得不亦乐乎,连玄苍都不能幸免于难。直到大兄弟看不下去,亲自将人逮回房里,慕榕才乖了,老老实实陪她的“萧哥哥”处理密件。

说起这事儿,慕榕是真佩服自家夫君。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墨云霄自从被慕榕带跑偏,将这次到南方秘密出访的行程定调为蜜月之旅,日子便过得悠哉悠哉,也在永安方丈督促下养好了内伤。

虽然墨王半隐居在楼船之上,依旧耳聪目明,消息四通八达,没错过一点京城的风吹草动,甚至连龙武军的军务都没落下。

嫁个太聪明的男人就是有这点好处,连带她都觉得自己颇有几分霸总的人设,将密信扔进炭盆的动作越来越俐落。

“我爹娘跟哥哥们呢?小乞丐跟小蕊呢?都好着吗?”慕榕随口问道,心里却大大的叹口气,她当时心急如焚说走就走,也怕走漏风声,没敢跟慕家报信,鸵鸟似的认定白辰会打点好一切。

白辰向来处事周到,透过龙武军特有的信息管道,向慕易报过平安,不过也只是言简意赅的只字片语,不敢多说。慕易一听说小妹前去涉险,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亲自率兵前去保护小妹。

但碍于军令如山,他虽是墨王的妻舅,还是得服从上级命令,不能轻举妄动,头一回感受到身份带来的憋屈啊。

慕太师夫妇得知女儿偷偷赶赴丹梁城寻夫时,萧媛当场就怔怔地哭了,她知道女儿嫁入皇室得要经历波折,但没想到困难险阻来得如此之快。倒是慕太师表现得很淡定,三两句话就把夫人给哄好了。

大意是这样的:女儿虽然没出息,但终究已经嫁出去,她紧张自己的丈夫情有可原,至于莽撞行事这笔帐,待她好好的带女婿返家,再新仇旧恨一并算,定要让她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

萧媛见丈夫胸有成竹,也就放下心来,后来知道朱儿也追着慕榕去了丹梁城,又是欣慰又是担忧,大过年的又哭了好几回,气得慕太师撂下狠话,等到慕榕回来,让顾旻挑两个大理寺别出心裁的刑具给她收收心。

至于顾旻,一般般呗,不外乎审案、刑求、屈打成招,大理寺卿还能整出什么名堂?

慕榕没注意墨云霄提到顾旻时有多轻描淡写,她打了个哆嗦,跟烫手山芋一样把提及慕家的密信扔到桌上。这东西有毒啊,烧了肯定会遭报应。

这下完了,慕老爹肯定憋着大招等她回去自投罗网,连萧媛都不会站在她这边,更别说一向听话的二哥三哥,如今唯一有可能救她于水火的,只有看似知情的慕安了。

慕榕满眼希冀的望着夫君,纤长睫毛眨巴眨巴地闪,“大哥他......”

“老四还不死心,据说天天缠慕安缠得紧。”墨云霄淡淡地说道,一语截断她的后路,浇熄那希望的小火苗,“说不定过几日女诫就会送到船上。”

意思就是死了这条心吧,她妥妥的死定了。

慕榕撇撇嘴,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她都嫁出去了,慕老爹总不能还罚她跪祠堂吧?就算是真要打板子,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自己捅的楼子自己扛!

“算了,罚就被罚吧。”她悲壮的起身,握拳道,“我去看看小美人今儿个在忙什么。”

这几日梦佳虽没什么大动作,暗卫们拦得严实,也不曾到舱房里来寻她的萧公子。

但每当墨云霄跟慕榕在船上转悠,梦佳就跟雷达一样定位精准,随时会来个不期而遇,趁机送上精心准备的绣帕、荷包、甜点小食等等,毫无例外全都被慕榕装疯卖傻的拦截。

于是梦佳夜夜弹奏的琵琶曲越发忧悒,婉转泣诉的情思满溢,都快能把人给听哭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