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74章 病危

虞老夫人神色恹恹,就问:“听说,南方有人带头,扦插了一种从海外来的根块,叫什么番、番……”

虞幼窈笑道:“是番薯。”

“对、对,就是番薯,听说耐旱耐脊,随便往地里扦插就能活,而且发藤快,叶、茎、根都能食用,这个时节无论种什么都晚了,只有番薯,就算不出果子,发藤多,叶也能吃,”说到这儿,她脸上就露了笑容:“似乎听你提过这个。”

虞幼窈点头:“我觉得这东西不挑土,产量也不错,就试种了,没想到试种成功了,庄上有经验的老农说,这东西早种早收,晚种晚收,能种到六七月份,只不过端午节前后最好,晚了时候,就要减产的,早前我还做了番薯点心,拿给祖母尝过了,祖母也说,这是好东西,管饱。”

这段时间,虞老夫人忘性大,近处的事,总是记不住,反倒对从前的事,历历在目,只要精神一些,就拉着孙女儿的手,唠叨个不停,仿佛要将一辈子的话说完似的。

叫虞幼窈一提,虞老夫人果然就想到了这一出:“软、糯、香、甜的那种根块,”她瞪了眼睛,笑得见牙不见眼:“是个好东西,晚种也没关系,只要有收成,百姓们就有了活头,好、好,好!”

这一激动,就又有些喘不上气。

虞幼窈连忙帮着祖母顺气,

到了六七月,原先扦插的番藤,也发了藤,管事带人掐了藤,发给百姓们种,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就这样在浙江传开了,端午节后扦插的番薯多,番藤也多,没想到竟然在浙江广泛种植开了。

当然,也不乏有叶寒渊从中推动。

过了一会儿,虞老夫人缓过神来,脸色却变得灰败:“令、令怀什么时候回来?”

“最迟九月就回来了。”虞幼窈心中酸涩,祖母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问几次表哥什么时候回来了。

虞老夫人倏然握住孙女儿的手,将孙女儿的手掐得青白一片,也没察觉到:“你给令怀写信,让他、他马上回来,不要耽搁,一定要、要马上回来。”

虞幼窈眼眶一红,险些当场崩溃。

昨儿祖母,也是这样拉着她的手,让她给表哥写信,让表哥回来,反反复复地交代。

她深吸了一口气,哑着声音安抚道:“好,祖母别担心,我一会儿回去就给表哥写信,让表哥马上回来。”

虞老夫人松了一手,还有些不放心:“现在就回去给令、令怀写信,让他回来。”

虞幼窈喉咙一哽,只好点头:“好,我马上回去给祖母写信,祖母别担心,表哥很快就回来了。”

虞老夫人点点头,终于放心的阖上了眼睛。

虞幼窈吓了一跳,抖着手轻探到祖母的鼻息间。

这时,虞老夫人又突然睁开了眼睛:“我差点忘记了,我库房里还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一会儿让柳嬷嬷理个单子,清点好了,送去你屋里。”

虞幼窈喉咙干涩,强忍着泪意点头。

事实上,这段时间祖母经常昏睡,睡醒了,就要找她,喋喋叨叨地交代许多事。

库房里许多东西,早就搬到了窕玉院。

虞老夫人安心了,又睡了过去。

虞幼窈帮祖母掖好了被子,快步走出了房间,眼泪顿时潸然而下,她用帕子捂着嘴,无声地流泪。

她知道,祖母的日子到了。

祖母早年丧夫,一个孀妇独自拉扯了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庶女,亏狠了身子,后来听说母亲去世之后,祖母大病了一场之后,身体就彻底垮了。

无关病症,只是时间到了。

这段时间,她已经住进了安寿堂,在安寿堂里侍疾,二婶娘也每日过来,但呆不了多久,祖母就开始赶人了。

二婶娘也不勉强。

祖母怜惜虞兼葭身子骨弱,不让虞兼葭侍疾,虞兼葭也怕自己给家里添乱,也是每日过来陪一祖母。

虞清宁看过了祖母一回,虞幼窈就勒令不允她再进安寿堂。

整个虞府都笼罩在阴霾之中。

虞幼窈刚回到房里,只来得及喝一口热水,夏桃就过来禀报:“小姐,静心居里的杨大夫人,不好了。”

虞幼窈忡怔良久,半晌才问:“可有请大夫看过?”

夏桃点头:“请了,这几日,每日都请了大夫上门,大夫只说要吃人参养着些,让家里做好准备。”

说白了,就是吃人参吊命,熬着日子,能熬几日是几日。

熬了三年,杨氏也终于要熬到头了,虞幼窈很平静:“去取一支百年人参过来,这段时间忙着照料祖母,许久没去看过她了。”

夏桃连忙应是。

虞幼窈让春晓准备了笔墨,给谢府写了一封信,只交代了虞府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以及祖母的身体情况。

看似什么也没写,但谢府看到了这封信,就会明白她的心思。

不一会儿,夏桃取了人参,去而复返。

虞幼窈站起身,轻理了衣裳:“去静心居。”

一路从安寿堂,到静心居!

虞宗正权势滔天,虞府也该是一片兴盛景象,可祖母病重,杨氏病危,她却有一种日薄西山的萧条。

一切权名利地位,如露亦如电,不过梦幻泡影,转瞬即失。

守门的婆子见大小姐过来了,连忙过来行礼:“大小姐好。”

虞幼窈点点头:“我过来看看夫人。”

婆子连忙从腰间取了钥匙,麻溜地开门。

静心居还是老样子,狭小的院子里种了些花草,听说是虞兼葭亲自种得。

说是多种些花草,对母亲的病情有好处。

有没有好处,虞幼窈并不清楚,不过虞兼葭因此在府里,倒是得了不少孝名,甚至还传到了外头。

虞幼窈进了屋里。

这时,李嬷嬷端着吁盆,从内室里匆匆出来,见大小姐过来了,连吁盆也顾不得倒,连忙先行礼:“大小姐好。”

一股酸臭的味道,一下冲进了鼻里头,直冲得虞幼窈脸色一白,除些当场作呕了,却还是隐了下来。

夏桃皱了眉:“快将吁盆清理干净,小姐这几日在老夫人屋里侍疾,日夜也睡不安稳,身体有些不适,受不了这味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