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75章 赌一把

姜三郎虽然不争气,确是除了大郎为,姜老夫人最喜爱的孙子。方才雅正帮着把三郎醉酒的事儿圆过去后,姜老夫人看她顺眼极了。所以在接下来的用膳环节,雅正刚给婆婆盛好,规矩还没立,便被婆婆拉上了桌,坐在婆婆身边用饭。

见到这个场景,陈氏很不是滋味,闫氏心里则爽翻了,高兴得一顿饭喝了三碗鱼汤,喝完后便因为涨奶早早回西外院。

与大嫂一起收拾完桌椅碗筷后,雅正便跟她商量道,“大嫂若得空,咱们一起去书房看看三郎可好些了?”

“三郎他爹说让咱们好好陪母亲说会儿,三郎交给他照顾就好。”他不是去照顾而是去教训儿子,陈氏心疼得眉头都皱了起来。

看出大嫂的担忧,雅正握住她的手,羡慕道,“我原以为大哥生性严厉,今日才知他既是心疼妻子的好丈夫,又是将孩子们放在心上的好父亲,大嫂真是好福气。”

陈氏听了立刻眉开眼笑,“弟妹这话说的,叫我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今日天气虽好,但早上还有些凉。大嫂您说咱们去花园赏花前这点工夫,该做些什么打发世间?”雅正笑着引到陈氏步入正题。

“不如……打会儿叶子牌?”陈氏两眼放光地建议。

雅正点头,“大嫂这主意极好,你陪母亲、姐姐和诸位表嫂打牌,我去煮茶,准备点心,可好?”

“就这么办!”

见大伯母颠颠地跑去里屋张罗打牌,二伯母吩咐丫鬟烧水取茶,姜慕锦用手指头捅了捅姜留,冲她挤眼睛,“六妹妹,咱们去剪几枝桃花回来吧?”

姜留心领神会,跟着五姐姐手拉手跑去前院书房看大伯教训三郎。

弟弟醉成这样,姜大郎和姜二郎很惭愧,低头站在父亲面前认错。姜凌则为两位堂兄说情,“大哥昨日劝了三弟数次,二哥帮三弟挡了好几杯酒,昨夜两位哥哥又因为照顾三弟彻夜未眠,请大伯不要怪罪他们。”

姜大郎坦诚道,“父亲,是儿无能。昨日若不是有凌弟镇着,三弟只会喝更多酒。”

“昨夜凌弟也帮着照看三弟,也是一夜未合眼。”姜二郎道。

小四郎跟着附和,“大伯,侄儿也想帮忙的,但三位哥哥非要让我去睡觉。侄儿虽然躺着,但是也没睡着。”

姜槐立刻拉下脸,“你也喝酒了?”

“儿没喝,元冬表哥喝了,他打呼噜的声音比雷声还吵,儿睡不着。”小四郎皱着小眉头,“爹爹,要不儿去跟凌哥一块睡吧,表哥真得太吵了。”

姜大郎知道姜凌不喜人打扰,便道,“四弟到我房中睡吧,我屋里的床宽敞一些。”

“好,多谢大哥。”小四郎美滋滋地想,等大哥去了国子监,他就能霸占他的床了。

妹夫在府中,姜松不管外甥只想打三郎,“你们昨晚辛苦,今日都不必读书了,都出去踏青,晌午早些回来补觉,大郎照顾好弟弟们。”

在看着父亲教训三弟和出去踏青之间,姜大郎犹豫了一瞬,便弯腰应了,“父亲,儿也请表弟们同游吧?”把表弟们都带出去,父亲才能更好地教训三弟,他昨日确实太不像话了。

姜松点头,“去把,在账房支二十两银子,不可饮酒,不可惹事。”

“是。”姜大郎带着弟弟们开心往外跑,刚出院门便遇上了二叔。

得知大哥放他们去玩,姜二爷叮嘱道,“出去好好玩,在账房领一百两银子,若银钱不够了就报二叔的名赊账。”

“多谢二叔/二伯!”姜家三兄弟齐声道。

姜二爷点头,又喊一看就不想去的儿子,“你也跟着去,帮哥哥们照顾好表兄弟们。”

“是。”姜凌只得应了,跟着堂兄弟们出府玩。

姜二爷到了书房,还未开口替三郎求情,便被大哥撵了出来。同样被撵出来的姜槐与二哥四目相对,同时叹了口气。

“三郎确实该受点教训。”

“这也不怪三郎,大哥酒量就浅,三郎是随了他。”姜二爷得意洋洋道,“我从小就千杯不醉。”

姜槐笑道,“酒量像,喝醉后话多这一点也像。”

哥俩说着话出了院子,前外院走去。猫在墙角的姜家姐妹俩见他们都走了,才弯腰提着裙子,轻手轻脚进了哥哥们读书的院子。

俩人刚进院子,便与守院门的管事眼对眼。姜留冲着管事一笑,抬手指了指天,管事立刻抬起头研究树上的嫩芽,姜留提着裙子跑到三郎窗外,与五姐姐一起探头往里瞧。

三月春尚早,按说是不该开窗的。但三郎昨夜又吐又闹,屋里气味实在难闻,所以大郎才将他的窗户支起一条缝用来透气。俩小家伙刚把脑袋探进去,便听大伯厉声道,“去舀瓢冷水,将这畜生泼醒。”

嘶——

姜留和姜慕锦对了对眼神,又同时扭头往屋里偷看,泼冷水啊……好期待啊……

大爷生气了,管事不敢不听,不过他们也不敢用冷水把三少爷激醒,便用不冒热气的温水冒充冷水,端了进来。

“泼!”姜松吩咐道。

管事只得将水泼向四仰八叉张嘴打鼾的三少爷脸上。被泼了一脸、满嘴水的三郎立刻醒了,他翻身咳嗽几声,头也不抬地骂道,“哪个混账东西敢泼你三爷,看三爷我不活劈了你!”

三郎你勇猛,三郎你完了……姜留和姜慕锦同时张开小嘴儿,无声偷笑。

姜三郎骂骂咧咧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抬头看到他爹站在床下,怒火一下被浇透,连滚带爬下床跪在地上磕头,“儿该死,请父亲息怒。”

姜松静静看着儿子,一句话也不说。

这阵仗莫说三郎慌,姜留都有点害怕了。

三郎磕头都磕晕了,才听父亲冷冰冰地吩咐道,“更衣,去北院给你祖母请安,拜见你二婶。”

“是。”逃过一劫的三郎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去更衣。

这就完了?姜慕锦不敢相信地眨眨眼睛,转头看六妹妹。

姜留示意五姐皆跟她一起退到院外,才解释道,“今天家中有客在。”

“等明日客人们走了,大伯会怎么收拾三郎呢?咱们赌一把?”姜慕锦搓搓小手,满脸兴奋。

“赌什么?”姜松从里边背着手走出来,弯腰问蹲在墙角的两个侄女。

俩小丫头刷地站起来,姜慕锦怕怕地回道,“回大伯,花园里牡丹花下被老鼠盗了一个洞,锦儿正在商量跟六妹妹去弄一把稻草堵住。”

“是吗?”姜松转眸看六丫头。

姜留扬起小脸甜甜地笑,“大伯您说,堵稻草能行吗?”

“大伯也不知,你们去试试吧,稻草不成再换旁的。”姜松道。

“是。”

看着俩小丫头飞快跑了,姜松摇摇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