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17章 意图费解

大殿内只剩下姜利之与公孙琰两人。

殿门一关姜利之便急不可耐、开门见山地质问起来。

对面的人冷冽笑笑。

姜利之发悚。

这种感觉很奇怪。对方明明顶着公孙琰的面容,但说话做事又全与师兄大相径庭。

当初来到这方天地不久,既被女乌龟映岚夺舍的记忆翻江倒海。

但是究竟是谁,竟然敢对天机阁阁主下手?又究竟是谁,竟然能对那么强的师兄下手?

“小姑娘做事,不要心浮气躁,这样容易树敌。”

眼前的“公孙琰”显然没有跟聪明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意思,“难为本尊刚刚还替你解了围。”

不提还罢,一提姜利之越发觉得毛骨悚然。

那叫替自己解围么?

且不说那种小场面自己还能应付,但不过多说几句便要人器官的操作,实在太血腥、太恐怖,太为正道所不齿。

在灵族地界,谁还敢说天机阁阁老的不是,到头来还不是将账记到自己头上?

不过对方态度和蔼,也算给自己台阶下。没有不顺阶下的道理。于是她换了温和、甚至有那么一丝委屈的语气道: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对我师兄做了什么?”

“难为你惦记着他。”对面的人像是在替自己伤感,“真正的公孙琰消失这么久,这么大一个蓬莱,你是唯一一个过问他去向的人。”

姜利之又惊又惧,双拳藏在衣袖里不住颤抖。

理智在心底一遍一遍嘶吼,克制,克制!毕竟对方是连师兄都没斗赢的人,自己就算扑上去又能怎样,还不是以卵击石,还不是自取灭亡?

但她还是徒手就扑了上去,腥红着一双眼抓住对方衣领,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

“师兄在哪?把他还回来!不然……”

她停了下来,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放狠话的资本。

披着公孙琰皮肉的男人阴阴笑着,突然一抬手,卡住姜利之小脸。

姜利之顿觉周身都僵住了,不管是手脚还是脑袋,似乎都不听自己使唤。

“不然怎样?”男人越发笑得狷狂:“不然你就吸干本尊身上的灵力?”

姜利之周身不能动弹,唯有睁大双眼,绝望感令她喘不上气来。

看到她惊惧的小模样,男人很满意,“看来确实成长得很快,快到竟然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男人说着移了移拇指,覆在小姑娘柔软的唇瓣上。

而后神色一恍,如同被针扎了一般,他立马甩掉手中的小人儿,如同甩掉一张膏药。

男人显然是被自己突然的举动吓着了。

不仅是惊吓,还有厌恶。对自己没能很好控制这具身体的厌恶。

男人拂袖,背对姜利之,再不敢看她。

姜利之依旧浑身不听使唤,倒在地上,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我不管你是谁,你也没有赢!”

刚刚那个举动……

是因为师兄吧?

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夺取了师兄身体,但师兄一定还在的吧,在他身体里。

姜利之如此想着,似乎麻木的身体又渐渐有了一点知觉,陡生起希望来……

男人负手而立,姜利之的嘲笑令他脸色越发难堪。

整整十万年了!他以鸿蒙元石为饵,以夺舍之法,不断为自己夺取年轻的、卓越的身体,从没有失利过。没想到刚刚竟然……

想不到那位后生灵魂力竟然如此强大。

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

是因为鸿蒙元石,还是眼前这个女人?

森森的寒意在男人的眼底汹涌。他依然背对着此时倒在地上、毫无攻击力的女人,冷冷地道:“这不重要。你只需要按本尊的旨意,在本尊的寝殿好好修行即可。也许这样,你还能见你师兄。”

姜利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你究竟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你的宿命即可。

你若觉得我用你师兄的身体恶心,不愿叫本尊师兄,那就与其他人一样叫我‘天尊’。”

男人说着向更深的黑暗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令姜利之费解的话:

“你乖乖呆在本尊寝殿,哪里也不要去。

一会儿自有仙娥前来伺候。

那些找你茬的人,没人敢到这里来。

本尊的寝殿灵气最为丰沛,待在这里也有助你修行,和克制你体内的魔性……”

“你要去哪儿?”姜利之明显感到男人身上浓烈的危险因子,但他说出的话竟似为自己着想,不由追问。

男人没有停下脚步,声音也变得越来越缥缈。

“去替一个傻瓜办一件事。”

自称天尊的男人走了,姜利之方觉周身一松,触感重新回来。

不一会儿竟真有仙娥进来伺候,殷勤妥帖一点儿都不输自己宫中的宫人。

唯一令姜利之感到不快的是,她们只顾低头做事,全都不说话,不管姜利之怎么询问她们、恐吓她们、甚至调戏她们,她们自始自终全都不作声,似乎天生的哑巴一般。

姜利之躺在屋顶上,任由夕阳在自己身上洒下一片金黄。

男人去了整整一下午,她也在此躺了整整一下午,脑海里一团浆糊。

她自然不可能天真地以为,“天尊”带自己到这儿,只是好心让她修行。

至于魔性,她也深深地检视过自己了。除了黑洞技能看上去非常暗黑,不管心性还是识海,皆是一片澄明。这样纯净善良、慈悲为怀的自己,怎么可能有魔性需要压制。

反倒是那个阁老天尊,才是魔气满满。

不仅把原本圣洁光明的寝殿弄得阴冷黑暗,一看就像反派人物的居所,甚至连那枚被自己净化的鸿蒙元石,都重新浸染了黑紫之气。

说来今日发现异常,也是因为感应到了元石的气息不对。

她兀自为天尊的意图纠结着。

所以修行,根本不存在。

近些日子,她越发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棉,只要不加克制,什么事都不用做,周遭的灵力就会自动被吸到体内来。

虽然仍然感觉不到修为的提升,但是她知道,干架的本事,她是又有见长了。

傍晚时分,天尊方才摆驾回宫……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