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18章 渣男情深

“说吧,想怎么处置?”天尊询问姜利之。

看着地上五花大绑的晁元吉,姜利之彻底蒙圈了。

哪个啥天尊啊,你脑子里都装的啥?我不是你们捉来的敌人么?晁元吉不是你们一伙的么?

姜利之一时不知该如何搭话。

“枭首还是凌迟,都随你意。”天尊继续道。

晁元吉面如死灰。他身上捆着捆仙索,像拴狗一般死死拴在地上。他挣扎着想抬起上半身,因太过用力,身体以及面目都极度扭曲着。

“姓姜的,找帮手算什么好汉?有本事,我们一对一单挑。”

姜利之抽了抽嘴角,这话说得,好像他单挑就能赢自己一般。自两仪派洞中一战后,她深知自己不知又强了多少倍。若不是晁元吉总弄些奇奇怪怪的法宝,她怎么可能让这个败类苟活到现在。

“谢天尊。其实,对于小女而言,怎么处置倒是其次。小女只想把他的心挖出来,看看他的心肝究竟有多黑!

我记得他曾亲口说过,娘亲曾经救过他的性命。而他反而助我大伯害了我爹娘性命!”

“啊呸!”晁元吉大骂,“我心肝黑?我呸!你也不问问你娘都做了什么!

她能救那些老头儿老太婆、乡野村夫,甚至连我她都能救。说什么医者仁心,有救无类,为何独独不救如霜!独独不救如霜!”

晁元吉说到后面,几乎是在撕喊,眼眶潮红,似乎真的受了莫大的冤屈。

他口中的如霜似乎是他极看中的人。

但是这上一代的恩怨,又没有别的人对质,难不成任由晁元吉一个人想怎么说怎么说。

姜利之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是好,眼神不由瞟上在场的第三人。

“如霜不是不救,是她已经死了!”天尊开口,似乎对当年的事了若指掌。

“不,我不信,你们一个二个全在骗我!”晁元吉几近崩溃。

一道不知是什么的风刮过,清清凉凉的,袭向晁元吉脑门。他总算安静了下来。

“你不愿意信也没关系,一会儿你下去地府,大可以亲自问她。

她在天刑台没有熬过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中途就死了!

不,你哪有颜面去问她?

害死她的真正的凶手,不正是你么?”

姜利之听得一头雾水,连忙求问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

天尊冷冷一笑,“听人言,不若亲自去瞧一瞧!”

姜利之正惊诧,怎么瞧?回到过去么?

天尊已悄然欺身近前,搂过她,化作一道青烟钻进了晁元吉的识海。

仿若做梦,识海中过了几年,现实中不过几分钟。不一会儿,两人又重新出现在大殿之中。

原来两人在晁元吉的记忆中,已走上了一遭。

想不到现在龌龊致极的大叔,当年也曾风流倜傥、声名显赫,因年纪轻轻即问鼎洞虚,轻易成了全族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或许错就错在不该去人地宗门讲学,讲着讲着便与人族姑娘如霜,从修仙大道讲到了双修奥义,全然忘了蓬莱家中还有美眷骄儿。

那如霜姑娘生得是美目盼兮、聪慧灵巧,但就是那样的美目,终没逃过恋爱中女子智商欠费的宿命,竟然也胆敢为了爱情挑战起世俗规矩。

然而当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的规矩摆在面前时,晁元吉秒怂,逃了,将他与如霜姑娘的山盟海誓全部抛诸脑后。

如霜姑娘只身来到天刑柱下,昔日爱人踪影全无,心如死灰,慨然领罚……

如霜的尸身,幸得晁元吉夫人收敛。然而那具尸身,却因恨不腐,甚至比生前还要美艳动人。

夫人找到了晁元吉,扔下不腐女尸便销声匿迹了。

许是良心作祟,晁元吉带着如霜,一边躲着天照院的追缉,一边大肆寻找复活之法,一晃就是百余年……

一次作恶后,只剩一口气的晁元吉被丢下山谷喂狼。好巧不巧,神女巫轻尘采药刚好路过。

毕竟是神女光环加持,连狼群都在她面前乖顺得像小奶狗。

于是巫轻尘便非常圣母地,将他捡回了山洞,为他治伤、悉心照料……

看到这一段,姜利之就气得双脚跳。她大声喊着:别管他,别管他,他就是只白眼狼!

可惜,都是过去的事,她又能左右得了什么呢?

然后便有了晁元吉请求医治如霜的戏码。

看着上百年不腐的女尸,巫轻尘也爽快,三两下便将对方给超渡了。百年时间都不愿赴黄泉的如霜,走得也爽快,连灰都没跟渣男留下……

于是,后面便有了永安宫之变,巫轻尘香消玉陨;有了浮光岛之变,月女身陷往生营……

“天尊,真如小女所愿,想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自然。”

“那就挫骨扬灰、打散神魂,永世不得超生!”姜利之恨得牙根痒痒,手握着拳不住颤抖:

“我这话是替娘亲说的,也是替他口口声声说爱着的如霜说的,更是替这些年不幸遭他毒手的人说的。”

不是她心狠手辣,实在这里是会诈尸的修仙界,只有令这十恶不赦之徒魂飞魄散,方能放心。

“姓姜的,你好狠毒!”晁元吉咆哮。

“哪里哪里,跟大叔你比起来,差远了!”当年娘亲的圣母心,只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对敌人的心慈手软,即是对自己人的残忍!

“来人啦!”天尊宣人,殿外侍卫应声而入。

“不!不!”眼看送命的晁元吉急了,“你们还不能杀我!”他顿了顿,“我还有话要说!”

“谁要听你说!”姜利之最是讨厌晁元吉的啰嗦。

侍卫将晁元吉架住即往外拖。

晁元吉扭头大喊,“事关两仪派传承,你就不想听一听么?”

“慢。”天尊率先发了话,又与众侍卫道:“你们都先出去。”

众侍卫依言退下。

姜利之不动声色,默默将天尊的急切记在心底。

她来到蓬莱,心中一直有个莫大的困惑。

如果自己是因为是妖蛇之后,作为异端被不公正对待,那么灵族除了禁锢自己的行动自由,最应该禁锢的应是自己的修为增长。

但是蓬莱明显比人地更有利于修行,而天尊更是明确要求她勤勉修行。

这不是在培养敌人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