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十二章

董依秋把听到消息以后把桌子上的瓷器全部扫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随后屋内摆设的花瓶都在那“啊啊啊啊啊”的大喊大叫中被摔成碎片。

屋内众人惶恐不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暗自祈祷自己不要被盯上。

其中一个被刚刚打翻在地的鸡汤溅到了手,手背通红,也不敢吱声,也不敢用灵力恢复伤势,只能默默的忍受那灼热感。

董依秋发泄过后,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伤心欲绝的坐在那里。

几位丫鬟默默的看着地面,更加的谨小慎微,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碧玉可是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浑身都是被簪子扎伤的痕迹,要不是学过一点武,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一些,可能就没了。

突然董依秋猛地看向她们,眼神犹如淬了毒一般:“都给这站着干什么?看我笑话么?”

众丫鬟急忙跪下,开始磕头。

“砰砰砰。”一下重过一下渐渐的额头都带了血。

心中更是恨死了爬床的碧蕊,同时心中不停的咒骂董依秋,觉得她是活该。

董依秋对几人怒目而视:“行了,都给我滚出去吧!给这站着干嘛?没眼力见的东西。”

“是,夫人。”

几人心中大喜,急忙站了起来,麻溜的滚了出去。

于妈妈来时就看到几位丫鬟从屋内出来,额头带伤。

于妈妈微微皱眉,这时屋内又传来了摔打的声音。

于妈妈不赞同得摇头:出了事就知道发脾气,一点都不能担起事来,不愧是庶女,成天就知道盯着男人。

一点御下手段都没有。

见到于妈妈,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同为大丫鬟的碧妙上前带着几人行礼:“于妈妈安好。妈妈过来这是?”

于妈妈神色冷淡的道:“太太让我给大奶奶传给话。大奶奶可在里面。”

这话问的巧妙,里面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没人,这么说不过是给他们整理东西的时间罢了。

这样一来,彼此面子上都好看。

碧妙惊恐不安的看着平静下来的屋内,不断的给自己打气,可就是鼓不气勇气进内禀报。

一旁得另一个大丫鬟碧海更是不堪,已经吓得两股战战了,其他二等丫鬟也是如此。

见到这一幕,于妈妈不由心中叹气:身边的人对她畏惧如虎,只有恐惧没有敬畏亲近,长此以往可怎么行。

心中对董依秋有轻视几分。

董依秋这时那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一样的语气传了出来:“没看到于妈妈过来么?还不迎进来,都给你杵着干嘛?

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外面的丫鬟闻言,一个个欲哭无泪,今晚他们其中一个注定要倒霉了。

只希望不是自己。

毕竟死道友而不死贫道。

看着这些丫鬟眼眶微红,眼中含泪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于妈妈内心叹气:丫鬟也是人啊!这其中还有家生子。

这要是有了怨言,以后在什么事上联手欺瞒,以这董氏的能耐是肯定查不出的。

这样下去,王家不就得被这些人给掏空了。

现在还有老夫人,太太压着,等这二位都不在了呢?

到时候该怎么办?

这董家现在如日中天,她那嫡亲的庶妹眼看着就要成为皇后,这休还休不得。

这可怎么办?

换又换不了。

于妈妈忧心忡忡的向屋内而去,同时准备回去后,好好的和太太说说。

刚一进去于妈妈就见到地上一地的碎片和食物,于妈妈甚是无奈:明明都给了她时间,居然还这般,唉!这董依秋就不是一个聪明的。

董依秋神色冷淡:“母亲可有什么吩咐。”

于妈妈也没有了和这位打交道提点的心思,直接告诉了明日让她过去待侯用膳的事情,便告辞离开了。

董依秋的眼神像一条毒蛇一样,阴冷恶毒,一直盯着于妈妈离开的背影。

一直道于妈妈走远,董依秋才不满的道:“哪个老东西,不去管她那不着调的儿子,居然让我去立规矩,心偏的没边了。

哼!让我立规矩,你也得受的住才行。”

“来人,把这里给我收拾了。”

…………

碧蕊温柔小意得把头靠在王一鸣的胸膛处。

惶惶不安的道:“少爷,这要是让少奶奶知道了,奴可怎么办啊?”

王一鸣握着她玉兔的手微微收紧,碧蕊吃痛下惊呼出声:“啊?”

王一鸣一脸轻挑的道:“你放心有本少爷在呢!她不敢怎么样?”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提哪个女人干嘛!不觉得晦气么?”提起哪个女人??王一鸣眼中有着浓浓的厌恶之色。

王一鸣腹议:要不是她还有用,咋就把她除去了。

王一鸣:“服侍好少爷我才是正经的!”说着有欺身而上。

一丝黑气再次顺着王一鸣的口中渡进碧蕊口中。

因为董依然二人嫌弃这块一会儿发生的时候,太过于腌臜,便没有留在这边,不然一定会有大发现。

…………

于妈妈一边小心观察大太太的神色,一边跟往外到豆子一样的飞快的把事情从头到尾,一起不落的说了出来。

大太太越听神色越是阴沉,最后更是气的直接摔了手边的茶盏。

“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我真后悔不已,我当初就因该挺住,也不能让这个祸害进门。”说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于妈妈和黄妈妈二人低下头没有说话。

黄妈妈内心叹气不已:这不还是太太自己惯出来的……

在黄妈妈看来,这王一鸣在这其中有很大的责任,要不是他先和董依秋有了私情,后来又要死要活的非要娶她。

娶回家以后还见色思迁,一个接一个的。

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不过她知道这话自己不能够说,在太太眼中少爷是天底下最好的……

…………

董依然看着董依秋神情落寞的坐在那张象征着夫妻和美的凤凰于飞架子床上望着床幔上象征着多子多孙的红宝石做的石榴。

那石榴红的似火,在烛火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像是在嘲笑董依秋一般。

这让董依然想起原身当初新婚大喜之日被冷落在新房,一坐就是一宿,哭的眼睛都肿了,成为了整个商伯府的笑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