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古代言情> 率性闯江湖> 第一百二十八章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珠儿,我刚回来的时候,瞧见葡萄熟得正好,等会儿你叫人给我摘些。”桑久璘直接吩咐道。

“公子说的可是青蕾舍附近的那丛葡萄?”珠儿问。

桑久璘回忆了一下刚才赏景的地点,才点了头,“应该是。”迈入厅檐之下,看珠儿收伞,也看淅沥沥的雨渐渐哗哗坠地。

珠儿收了伞,边放到伞架上,边说道:“公子,青蕾舍的葡萄熟得虽早,看着好看,但吃起来略显酸涩,往年只摘来酿酒,公子若是想吃葡萄,珠儿等会儿去蓓薇房瞧瞧有没有早熟的。”

桑久璘有些扫兴,想想也是,若是有好的,熟成第一茬自然会给桑久璘送来,哪用得着桑久璘去问?便道:“罢了,等会儿午膳你叫人给我多拿点水果,我要吃果盘。”

“公子放心,待会儿珠儿亲自去一趟。”珠儿说道。

桑久璘刚点了头,杏儿便端着茶碗走过来:“公子请喝茶。”

桑久璘顺手接过,这天不寒,桑久璘又有内力护身,但喝杯热茶还是蛮舒服的。

瞧着雨哗哗往下落,桑久璘没再看下去的心情,走进厅里坐下,叫杏儿泡茶,叫雨儿拿了话本来看,顺便问珠儿一句:“珍儿呢?”

珠儿先去主座上取了点心果脯的盘子,端到自家喜欢随处乱坐的公子身边,放到高几上才答:“回公子,今儿突然下雨,珍儿姐姐怕天气突变转凉,带人去库里清点,打算尽快给公子您做两身厚实衣服,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啊。”桑久璘突然放下书,若有所思,看向珠儿问:“我记得之前这种事都是你们两个一起去的,今儿珍儿带了谁?”闹别扭了还是……说起来之前饭食之类的也是珍珠之一亲自带人去取,杏雨二人都去得甚少,但这次回来后,好像换人了?

“禀公子,是星鹭和寒凝。”珠儿答。

一提名字,桑久璘想起来了,虽然没认过人,但他知道这两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和另两个年岁相近的千翠千漫,是今年桑久璘不在的时候,尚静月给缀玉轩新配的。

当时桑久璘没放在心上,就听了个名,连叫来一见都没有,却不想珍儿珠儿这般重视……仔细想想,这几天陪珍珠候着的好像就是生面孔,桑久璘只当会武好用,难道另有隐情?

桑久璘拈了枚梅脯,正打算吩咐珠儿,等珍儿带人回来了,叫上那四个新来的见一见,就听见门外有动静。

菊引取下斗笠,交给门外丫环,并未进门,在门外行礼道:“公子,菊引求见。”

桑久璘将果脯含入口中,“你怎么来了?”站起身,“乌骓有事?”若非如此,一般雨天,乌骓都会乖乖呆在马厩,应该没什么事让菊引来找自己才对——菊引不该此时求见——至于病休什么的,应该一早报来,而若是菊引突然受伤,不会看不出半丝痕迹。

菊引蓦地跪下:“菊引无能,请公子责罚。”

桑久璘皱眉,想到前几日中毒暴毙的坐骑,心头一紧,忙追问:“乌骓到底怎么了?”

“禀公子,前几日乌骓一直无精打采,今日却焦躁不安,于雨中狂奔,菊引无能,劝不下乌骓,也不知因由,请公子责罚。”菊引头低着,陈词恳切。

桑久璘松了口气,还活着……“我去看看!”到底有些心躁,桑久璘急需知晓乌骓是否安然无恙——虽然说回来时让人检查过乌骓是否中毒,但马儿毕竟与人不同,桑久璘此时心中只有“担心”二字。

待出了门,菊引还跪着,桑久璘停步回首:“跟上。”继续往偏院去。

“你们留下。”却是珠儿对杏雨二人叮嘱了一句,拿了伞跟了上来,“公子慢行。”忙为桑久璘撑上伞。

桑久璘一直看着雨,自然不是忘了拿伞,只是此时雨急,之前戴着斗笠的菊引身上都湿了大半,加上乌骓还在雨中狂奔,打伞就很麻烦了,所以桑久璘已经做好淋雨的准备了。

但珠儿执伞跟上,为桑久璘遮雨,桑久璘也没有拒绝。

偏院本就不远,桑久璘走得又急,不过几息便到了偏院,一入院便看到在院子里跑跑停停的乌骓。

不知是因为雨声太大,还真是身体出了问题,乌骓并没有发现桑久璘来了,这一状况又让桑久璘担心起来。

“乌骓!”桑久璘高声叫道。

“噫吁——”乌骓猛然停下,一改之前狂奔冲刺的姿态,回过身,溜溜达达小跑过来,低下头求摸。

桑久璘顺手就摸了上去——摸了一手雨水。

稍感无语的桑久璘牵住乌骓的缰绳,将它拉去马厩,拿起刷子,开始清理乌骓身上的水渍,口中还念叨着:“乌骓啊,你今天怎么了?想淋雨还是哪不舒服?”

珠儿没进马厩,在门口收了伞,等着聆听桑久璘的吩咐。

菊引则默默走过来,与桑久璘一起清理乌骓。

而乌骓看似很乖,但并非驻足原地,等着桑久璘擦洗,而是不停踢踏着脚步,不怎么安生。

桑久璘哄着问了乌骓一阵儿,并没有妄想乌骓会开口回答,只是为了安抚它,可见到乌骓只是表面乖巧,反而更为忧心,生怕自己被某些假像蒙蔽,害了乌骓。

将乌骓身上大部分水分刷掉,桑久璘将刷子换成软布,擦拭乌骓身上的毛发,不再安慰乌骓,反而开始问:“菊引,乌骓的这种状况,出现多久了?”

菊引低头束手,“菊引不知,请公子责罚。”

桑久璘略皱了皱眉,问得更详细了:“乌骓前几日可有异常?”

“倒是…没有。”菊引不太确定,“公子您刚回来时说乌骓累着了,前几天没什么精神,这几天又恢复了,时不时在院子里跑跑,若非今日乌骓在雨中乱跑,奴婢还未能发现其中问题。”

乌骓看起来,除了有些焦躁,并没有什么问题。若是中毒……之前查验过,且毒一匹马,似乎没有必要,还是先找人看看,若再得不出结论,桑久璘非想办法抓到那个凤召不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