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古代言情> 率性闯江湖> 第一百二十九章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做了决定,桑久璘看向菊引,看到她半湿的衣裳,开口道:“菊引,回去换身衣服,别淋雨,别病了。”虽说菊引也习了武,不容易生病,但万一病了,乌骓就要由桑久璘亲自照料了。

“是,公子。”菊引乖乖应了,行礼后向外走。

“珠儿。”桑久璘继续吩咐。

“公子有何吩咐?”珠儿立刻应道。

“去驹场请驯师来。”

“是,公子。”珠儿放下伞。

“打着伞,我在这儿等你。”

“谢公子。”珠儿这才撑伞离去。

两人一走,这马厩就只剩桑久璘和乌骓了。

桑久璘继续给乌骓擦着身,顺便做个检查,虽说桑久璘医过不少小动物,但那只是外伤上药,对医动物,桑久璘可以说一窍不通,但乌骓好歹算是他养大的,之前几个月又一直在一起,如果乌骓有了什么变化,桑久璘多多少少还是能发现的。

至于菊引,虽然刚开始有些怪罪她,但现在,桑久璘也想明白了,菊引是学了些医马看马的本事,可这些年来,乌骓一直无病无灾的,她又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没医过别的马驹,自然也没什么经验,能发现异常就不错了,别的还是别太苛求——至少乌骓被喂养的还算不错。

等乌骓擦了个半干,没发现什么异常,却等来了回来的菊引以及珠儿请来的驯师。

“拜见三公子。”不到四十的中年男子向桑久璘行礼。

“张驯师免礼,先来看看乌骓。”桑久璘说着,又安抚了乌骓一句,“乌骓乖,让张驯师看看,我就在这儿。”这才让开。

桑家驯师还是有几位的,驯马水平比张驯师高的只有一位,但那位年纪大了,所以来得是张驯师。

驯师,驯服动物的医师,尊称驯师。这位张驯师驯得是牛马,医得也是牛马之流,若放在乡野之地,也就是个兽医,但江湖重马,张驯师又是经验丰富,医术老到的兽医,这才稍得尊重。

张驯师没急着上手,先观察乌骓毛色瞳孔,再是身子四蹄,绕了一圈后,张驯师躬身对桑久璘说:“三公子,老仆已有头绪,还请上手一试。”

桑久璘也不为难:“尽管去试。”

张驯师这才走到乌骓身侧,正要上手去摸,乌骓轻“吁”一声,闪开两步。

“乌骓,不要乱动,我在这儿。”桑久璘只好上前,拉缰摸头,再次安抚着乌骓。

而那边,张驯师才摸到乌骓,摸了摸马身马腹,心中有了数,才绕到桑久璘身前,躬身道:“三公子,乌骓无碍,这些日子焦躁不安,则是因为,它发情了。”

听到张驯师平淡的声音,以及得出的结论,桑久璘一开始差一点没反应过来——乌骓六岁了,也是成马,发情也很是正常,只是桑久璘没想到而已。

乌骓再聪明,也只是动物,桑久璘没指望乌骓忍,扫了一眼乌骓,目光又投注在菊引身上,彻底不怪她了,一个小姑娘,又怎么想得到发情这回事?

“多谢张驯师了,珠儿,送张驯师回去。”

“是,公子。”珠儿应道。

“三公子,老仆告退。”张驯师行礼退下。

知道闹了个乌龙的菊引,脸红红的请罪:“菊引竟因这点小事打扰公子,请公子责罚。”

“这次不怪你,也是我之前说过,乌骓若有事便去找我。”桑久璘也很无奈,“你既然知道了原由,待雨停了,带着乌骓去趟驹场。”桑久璘自己是不想去的。

“是,公子。”菊引越发不好意思了。

桑久璘的注意回转到乌骓身上:“乌骓,你今天乖乖的,不要再往雨里跑了,等雨停了,让菊引带你去驹场,挑匹喜欢的母马,记住,不许再淋雨了!”

“噫…”乌骓晃晃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桑久璘又半训斥半安抚,说了好一阵儿,见雨小了,差不多该吃午饭了,又有小丫鬟千漫撑伞来接,桑久璘才回到自己院子里。

梳洗一下换了外裳,又看着雨喝了杯热茶,去取午饭的丫鬟们便回来了。

因桑久璘之前嘱咐了,午饭是珠儿亲自带人去取的,花样丰富,共有八菜一汤,但论份量,一份菜只有普通菜品的三分之一,加上桑久璘食量不小,这样一桌菜差不多正好。

吃了饭,桑久璘去小睡。

醒来后,桑久璘吃着新切的果盘,叫来房里新来的四名小丫鬟见一见。

“奴婢千翠(千漫)(星鹭)(寒凝)拜见公子。”桑久璘看着一溜十二三岁,穿着浅青衣裙,衬得稚嫩可爱的四名小丫鬟向自己行着礼——除了武艺不错外,桑久璘没能看出点别的东西。

“起来吧。”桑久璘说着,叉了块桃子咬了一口,看向一旁,“珍儿,介绍一下。”

“是,公子,”珍儿回道,“这千翠、千漫、星鹭、寒凝四人,是夫人五月份指派到咱们这儿来的,千翠医术还算不错,千漫厨艺很好,星鹭擅绣工,寒凝什么都会一些。”

“这名儿,倒有意思……”桑久璘扫视四人一眼,只觉得尚静月方方面面都顾到了。

“还请公子赐名。”寒凝上前一步,行礼说道。

“名挺好,不用改。”主要是懒得改,桑久璘挥挥手让人退下,“就这样吧。”

待人走后,桑久璘才看向房内仅剩的珍儿珠儿,算一算,她们两个差不多二十了,娘这是打算替换珍珠吗?

也是,自己要拖到二十四,总不能让她们两个拖到二十六七,再说了,就算自己嫁人,也不会让身边丫鬟做妾,拖着没意义。

“珍儿珠儿,”桑久璘看着二人,神情分外认真,“我一直忽略了你们的年纪,你们也不小了,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我,别的我做不了,给你们添个妆,撑个腰还是可以的。”

“公子,”珍儿拉珠儿跪下,说道,“我与珠儿没有喜欢的人,也不会嫁人,愿陪公子一辈子。”

“是啊,公子,珠儿不嫁!”珠儿说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