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幻想言情> 游梦迷途> 107.第八案·维加堡疑云(7)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07.第八案·维加堡疑云(7)

洛衍果然被唬住了,慢慢往旁边挪着。

“老狐狸。”叶柠低低地骂了一句,“装的,你们的能力早就一清二楚了。”

“啊?”叶凪差点手一抖,“反正还有一次机会,也能镇住一点。”

洛衍不能轻举妄动,双辞并不畏惧,飞禽走兽皆为兵刃,鸟啄起人来还是很疼的。

叶柠迎上群鸟,只是与它们对视,竟也能挡住。

“什么原理?”念旧城也被唬住了。

“读心术的更高境界,啧,我还不行。”宁清和瞥了一眼,她这会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防得住前面,防不住后面,叶凪挥手赶走从后面来的鸟,衣袖被划破了不少口子。

Jackdaw的分身作为敢死队一涌而上,几乎每个手里都握了一把剑。

而原身背对着他们蹲了下来,痛苦地念叨:“我没死我没死我没死。”

宁清和轻轻吹着有治愈效果的曲子,聊胜于无。

消失已久的沐长歌带着三个人姗姗来迟,身后引了一大批的暗魇。

宁清和很想相信他不是来添乱的。

“哟,在这呢?”沐长歌甚至挥挥手,一个阵法将自己和林瑰来传送到了叶凪旁边。

洛词生拔剑划过空气,气流将鸟群逼退,还打落不少。

“放她出来,最好别太刻意。”

叶凪早就烦双辞了,这会不用拘谨,把她和周遭不少暗魇与鸟关进去了。

上前帮忙的冷邺也被她一块关进去了。

第一张的冷鸢自然被放了出去,发现自家哥哥被关哪能罢休,当即一道水柱袭向叶凪。

半路被凝成了冰,回头一看,宁清和尚未收回的手掌上还有点点紫光。

很快,又有水流把他们团团围住。

冷鸢面色一白,水流不再受她控制,叫嚣着往暗魇那边扑去。

而水下,化出一人,拎着柳初年的脖子,居高临下,微笑。

“在水里,我就是王。”

“琴川,吹牛过头了。”

琴川轻咳两声,做出穷凶极恶的表情:“告诉我们密室密码,不然灭口。”

洛衍低声笑着,像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灭谁?跟我们有关系吗?”

柳初年不畏反笑:“你觉得我没有后手吗?密室密码当然可以告诉你们,而且里面还关着一个千鸟社很重要的人物。”

洛衍面色阴冷,琴川都怕他冲过来灭口。

“最后一关的密码只有我知道,你别想了。”

“柳初年,你以为来自未来很了不起吗?”

“未来?”宁清和先愣住了。

“是啊,当初岁杪送你去的时空,本就是未来吗?”洛衍看出了不对劲。

宁清和很快不在乎地摆摆手:“我说呢,怎么想到这些东西的,原来是同一个世界的。”

柳初年惊讶于她没有戳破这个谎言,冲着她喊道:“不就是想救底下那些人吗?我告诉你密码。”

“行,带上,破密码去。”

“想走就走?你以为这是哪?”洛衍气笑了。

“底下关着的人也有你在意的吧?不然,会这么替他们卖命?”宁清和反问。

洛衍顿了顿。

“呵,果然留不住你。”冷鸢轻笑。

冷邺和双辞都被放了出来,叶凪大惊失色,看手上的照片,已经完全被水浸透,冲刷掉了颜色。

一般的水当然不会这样,这也是她困惑的地方。

洛衍完全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宁清和一个恍惚,完全没料到这个局面。

黑色的光笼罩城堡,里面的人齐齐一愣,相比于千鸟社的欣喜,叶柠下意识抓起叶凪。

“怎么了?”

“必要的话,打晕我。”

“?”叶凪问都来不及问,黑暗的源头一下子吸引了大半注意力。

那是陆离手上托着的珠子。

无法形容的黑,好像所有色彩,在它的映照下都失去了颜色。

离痕很想掏个东西寻求安慰,猛然发现自己的百物袋变成了空袋子。

念旧城也发现自己无法对任何人定位。

宁清和是感触最深的,特别是和叶柠的心灵羁绊在这一刻尤为深厚,她的不安都快影响到自己了。

“这就是暗珠吗?”在这种场合下,沐长歌笑了,“这种大杀器也不早拿出来。”

陆离都快气歪了,非必要情况,他也不愿意暴露暗珠。但叶柠早就离心了,他不可能察觉不到。

“叶柠。”陆离摄魂的语言企图蛊惑她,“你怎么能背叛我呢?”

叶柠厌恶地退后去,丝毫没被影响,往宁清和那瞥了一眼,收到鼓励的眼神,挺了挺胸。

陆离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仄声:“看来灵珠对你的影响挺大。”

叶柠破罐子破摔,她也不怕母亲出事,因为她自己的命运也牵扯到暗珠。陆离不会做破釜沉舟的事情,他只能好好保护母亲。

“在场各位别想着出去了。”

陆离刚说完,沐长歌若无其事地画了个防御阵,回头问:“你说什么?”

“你怎么能用?”陆离偏头去看宁清和,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将手搭在林瑰来肩上,而林瑰来,用微小的声音吹着筚篥。

她取不出灵珠,自己灵力也不完整,加上林瑰来就不一样了,百年来的经历让他原本的灵力更充裕,完全补得上灵珠所缺的。

叶柠看到了希望,纵身去抢夺暗珠。

陆离就算没料到也是准备充足,暗魇的阻挡让他有机会收起暗珠。

对着叶柠咬牙切齿的脸,他勾了勾手:“你也太心急了,我可不是这么教你的。”

“教我的人只有母亲而已。”

“别管他。”沐长歌丢下传送阵,将他们丢到了窗外最远的空地,自己叫上kinkin回到武器库门口,通过时空转移来到密室前。

也捎上了琴川和柳初年,至于洛衍?没有这个好心。

“看来你的临时伙伴没想起你。”冷邺白眼。

“若不是洛珩,我不会听命于你们,这不是众所周知吗?”洛衍未见失落,“救不出,自然继续帮你们。”

冷邺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沐长歌和琴川已经一人一边按着柳初年正对密码锁:“请吧。”

kinkin捂脸:“真暴力。”

又觉得好爽。

念旧城还在哭诉为什么不把他送出去,易相逢扶额。

Jackdaw选择降低存在感。

宁清和在一边围观输密码,眼里还有点期待,因为她发现密码锁也不只是输密码,还有解题,太适合她的封印了。

柳初年茫然,他作为穿越者的优越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