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幻想言情> 解套进行曲>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方法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方法

淼样说完话,身体已经进入战斗的状态,但他发现管家和家丁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只是恭敬的站在原处。

“淼哥哥,我对你是一片真心,日月可鉴的。”刘美月的脸庞有一瞬间的扭曲,她很快就又调整过来了。“虽然我们没有相处太多,但是我觉得我们已经神交已久了。”

“你是跳大神的吗?还会未卜先知了,撬别人墙角问过别人意见了吗?”钟焱钰刚整理好心情,出来找淼样就正好遇见了刘美月,心中的怨气有了发泄的地方。

“你给我老实点,现在你还是我的,少在外面和不三不四的人说话。”钟焱钰怼完刘美月,回头认真的和淼样叮嘱道。

“你怎么过来了?是找我有事吗?”淼样见钟焱钰的样子和平时一样,就知道他等到了,忍不住喜悦的心情,欢乐的摇着尾巴。

“我们的事等回家再说,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比较重要。”钟焱钰见淼样高兴的眼睛,也笑了起来,不过她看到刘美月笑意又憋了回去。

“都听你的。”淼样开心的说道。“我们其实可以不浪费时间的,他们都打不过我。”

钟焱钰脑袋上浮现了黑人问号,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稍安勿躁,说不过再动手也来得及。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不喜欢淼哥哥,怎么可以占着茅坑不拉屎?”刘美月想要上前扒开钟焱钰和淼样,她调查过了,他们两个只是口头上的婚约,没有实际的婚书。

“她说我是屎,这样可以打了吧。”淼样想要速战速决,他想知道钟焱钰的决定是什么,不想在不相关人身上浪费时间。

“好,你打吧。”钟焱钰不赞同武力解决问题,但眼前这位刘美月很明显是说不通的,还不如请拳头说话。

“我一定快速解决,不会耽误你时间的。”淼样身上的伤都好了,这两天正想活动活动筋骨。

“淼公子,拳下留情。”管家向前走了一步,抬手阻止淼样上前的步伐。“我们不想和两位发生冲突,只能让你们和刘姑娘把话说清楚。”

“我是今天替老夫人过来给刘姑娘送东西的,得了刘姑娘的嘱咐,才来请淼公子的。现下我在对你明白了两位的意思,刘姑娘我们会带回去,不会耽误两位的事情,你们看可以吗?”管家不是傻子,老夫人对刘美月的宠爱只是因为她和小小姐有缘,家里老爷并不喜欢这个不长脑的姑娘,这些年也没有给刘家片点好处。

在村里给刘美月脸面是老夫人的命令,但这其中并不包括他的人要替她承担过错,眼前的两个虽然穿着粗布衣,身上的气质却是和贵人无差的,没有必要得罪。。

“王管家,你怎么可以这样,奶奶说过让你给我撑腰的。”刘美月见钟焱钰来了,王管家不给她做主反过来推脱责任,哭哭啼啼的控诉道。

“刘姑娘,老夫人是怕你被村里人欺负,才让老奴为你做主,可是今天是你不对在先,恕老奴无能为力。”王管家恭敬的说道,转身就吩咐丫鬟带着刘美月回去。

眼前的一切打破了钟焱钰他们的认知,还以为双方不能善了了,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走向,愣了半天,才一同回了钟家。

钟焱钰让淼样坐在堂屋,她去烧点开水,也是想要稍微整理一下思绪,想想该怎么和淼样说。

淼样却在堂屋坐不住,跟着钟焱钰一起去了偏刹,急切的问道:“你过来找我,应该是有结果对吧?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钟焱钰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对着他摇摇头,否认了淼样的想法。

“回去我是不想的,但我又另外一个主意,你可以听听,如果可以,我们就坐实婚约。”钟焱钰见淼样的情绪瞬间低落,马上解释道。

“你有什么想法我都可以配合。”淼样立刻应承道。“之前我也没有办法才……”

“你试探我的事情先放放,我们继续说正事。”钟焱钰见淼样也不像口渴的样子,就带着他回到了堂屋。

“你现在不清楚你在京城的情况,也不知道你未来会怎样,我又不愿意跟你回京,我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要是同意的话,你回京城前我们找人正式将婚约坐实。”

“我再在这里等你回来,如果你回来我们就成亲,在这个小山村里我们就是平凡的夫妻,如果你不能回来,我就按照之前说好你战死沙场,一个人继续生活。”

“你这是什么意思?”淼样没有想到钟焱钰不愿回去的意愿竟然强到了如此的地步。“你想让我像个负心汉一样,把你当成外室吗?”

“你听好我的前提,你回来我们是要正式成亲的,我不会让自己成为外室的。”钟焱钰觉得这是最两全的方法了。

“你对于京城就那么恐惧吗?连一步都不愿尝试。”淼样冷静下来了,得到了钟焱钰的承诺他很开心,但他更想两个人能够长相厮守。

“对,在京城我根本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哪一天就被贵人退出去当了替罪羔羊,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钟焱钰下午哭了一场,可以坦然的面对自己,也可以坦然告诉淼样她的想法。

“可是也许还有疼爱你的亲人,你也忍得住不找他们,让他们的一辈子在遗憾中度过。”淼样从信物上分析,觉得她的亲人就在京城中,就算自己不能保护她,她的亲人一定可以的。

“与其期待不知道是怎样的亲人,我更愿意相信自己,更依赖能把握住的东西。”钟焱钰之前的经历告诉她就算是至亲,也不能完全依赖,能依赖只有自己而已。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淼样试探的问道。

钟焱钰摇摇头,这是她在理智和情感中找到唯一的平衡点,她不喜欢因为情感变得不像自己,也不想放弃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一切都只能交给命运决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