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轻小说> 诡秘之主之旅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人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人

纳斯特不动声色地向后方退了退,而弗伦也和纳斯特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地走上前了几步,不过装扮成瓦塞克的怪物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瓦塞克’自顾自地说道:“‘雷电之矢’?行呀,这是我威力最大的非凡能力,怎么用呢?”思考了一会之后,瓦塞克才看着纳斯特说道:“怎么用呢?怎么用呢?怎么用呢?······”

雾气开始弥漫在了弗伦的周围,并且越来越浓,随着‘瓦塞克’迅速膨胀后爆炸之后,雾气已经仿佛变成了实体一样,弗伦向周围试着探了两下,之间原本没有重量的雾气仿佛实体一般,需要弗伦用一些力气才能够推动。

更要命的是,弗伦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很有可能是这些古怪的雾气造成的影响,并且重量开始加速增长了起来,如果再过一个小时,弗伦很有可能会寸步难行。

弗伦呼喊了两声纳斯特他们,但是他们也失踪了,没有回应,没有声音,就像是只有弗伦在这片浓雾中,眼前只有浓浓的白色。

弗伦摸索着向原本记忆中有大树的地方走去,但是原本长着狰狞奇怪形状的大树竟然消失了,并且在弗伦摸索之中,自己的身前一点东西都没有,这很不可思议。

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弗伦突然缓缓低下身子,一边蹲下,一边充满警惕地向周围警戒着,这个地方危险性太大了,弗伦也把握不好这地方到底有什么危险。

果不其然,弗伦向土地摸去的时候,并没有摸到野草灌木之类的东西,弗伦感觉到地面的触感甚至不太正常,于是用力接着向地面上摁压,这时候一股反重力开始将弗伦的手使劲地向远离地面的方向推去。

弗伦使出了最大的力气,但是地面还是无动于衷,最后,弗伦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也没有纠结,从身上找出来了一只羽毛笔,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羽毛之后,闭上了眼睛,默念道:“前往我应该去的地方。”

重复七遍之后,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了羽毛笔的笔尖,并且向着一个方向指去,弗伦慢慢地行走了过去。

白雾中没有任何东西,既没有树木、花朵、灌木,也没有怪物、恶魔、敌人,一切都是这样重复,一点点能够引发变化的东西都没有,甚至有一种无形的心理暗示作用在了弗伦的身上,弗伦的时间观念开始模糊了起来,甚至原本强大的记忆能够记录的时间也都弄得时准时不准的,让弗伦不得不放弃对于时间的记录。

弗伦身上带着的怀表则是一开始就失去了作用,诡异的白雾充盈着所有的一切,怀表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就没有办法转动了,就算拧了几圈,也丝毫不会移动。

沉静的环境似乎比任何可怕的怪物都要恐怖,眼前永远浓密的白雾让弗伦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弗伦也尝试向天空飞去,但是没飞多远,弗伦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己灵性的危险预警,这么飞下去,自己肯定会死。

于是弗伦不得不按照羽毛笔的指示,向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微小的动静引起了弗伦的注意力,一处白雾突然被破开,一个黑发中掺杂着一些银丝的老者出现在了白雾之中,他是典型亚洲人的长相,他的气质看上去十分温润,颇有绅士风范。

弗伦一看之下竟然有些感动得难以说话,弗伦连忙上前走了几步,打算仔细看看对方,而对方也注意到了弗伦,对于周围的白雾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双臂对着弗伦张开,爽朗地笑道:“哈哈哈,弗伦好久不见了。”

这个老者算得上是弗伦的长辈、老师,也是弗伦的救命恩人,他的名字是拉泽·阿诺尔,索希尔马戏团的首席魔术师,当然,也是一个半神,应该是“诡法师”。

在这种鬼地方遇到故人,弗伦当然是心情快乐到难以抑制,自从弗伦穿越至今,也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可以交心做朋友的人,一直都是在流浪,在寻找,在晋升,在自救,唯有在马戏团扮演“戏法大师”的时候,弗伦才得到了一些如同家人般的朋友,当然,在弗伦被救之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

不过,弗伦还没有真正接近拉泽的时候,弗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掺杂着奇怪、愤怒、绝望、苦痛之类的情绪,弗伦简直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也不想抑制自己的心情。

并非是眼前之人是虚幻的,而是因为他在靠近的过程中,发现了拉泽的身体周围有着一些东西,虽然弗伦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也察觉到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弗伦能够感受到眼前之人只不过是一具空壳,这也得益于弗伦的占卜得到了来自源堡的增益。

拉泽看到弗伦止步之后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他的身影被一团火焰所覆盖,一瞬之间就躲过了弗伦记录的“无暗之枪”,但是在弗伦的操纵之下,“无暗之枪”并不会那么简单地被甩掉。

“无暗之枪”速度再增,转眼间就来到了通过“火焰跳跃”的拉泽身旁,拉泽的神色出现了一点无奈,但是很快就有了一些变化,他看见了金色的锁链紧紧地缠住了自己的身体,更要命的是金色的锁链似乎察觉到了他身上的某些要素,更加紧实地缠住了自己。

“无暗之枪”停在了他的面前,弗伦并没有打算干掉他,实际上,只干掉一个秘偶,对于“诡法师”来说,顶多是收到损伤而已,根本一点影响都没有。

“你到底是谁?”弗伦站在拉泽的身前,一字一顿地问道,现在弗伦已经恢复了一些理智,他隐约感觉,似乎对方是秘偶,只是出于善意,并非是自己原本想的那样。

“索希尔·哈夫曼。”

一个无机质的声音出现在了弗伦的背后,虽然声音清冷美妙,但是没有感情的模样还是让弗伦吃了一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