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言情网> 轻小说> 轮回乐园> 第五章 神医
  •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神医

治疗院,三面都被楼房围绕的庭院内,一众治疗院成员蜂拥而上。

一根螺旋状的黑暗能量箭矢袭出,在空气中带起层层涟漪,径直射向龙神·迪恩的太阳穴,可这家伙却不闪不避。

嘭!

迪恩略侧了下头,能量爆散扬起他披散的长发,受攻击处的皮肤除了变得粗糙了点,没其他变化。

迪恩的手陡然化为龙爪,哐当一声抓住一把钩镰的锋利刃口,之后他的手爪发力,咔崩一下握碎钩镰。

“吼!!!”

龙吼声带起层层暗金色冲击波,将袭来的中远程攻击全部震碎,围攻而来的治疗院成员们,也被迫后退,毕竟都是新成员,各方面的经验,比之前战死的老成员们差很多。

迪恩这家伙经常遭到围攻,应对起来格外得心应手。

轰!

地面崩裂,一道魁梧身影突袭到龙神·迪恩前方,身高近2米的迪恩,对上这道魁梧身影后,气息当即收拢。

重炮拳轰破一声气爆,朝着龙神·迪恩的面门袭去,迪恩的手爪迎上前。

咚!!

重拳与龙爪对轰,互相抵在一起,一股冲击在开阔的庭院内扩散,地表的石砖崩裂而起,周边大楼上的所有玻璃窗轰然炸裂。

玛丽娜女士保持出拳姿势,对面的迪恩以手爪握住她的重拳,脚下地面是一圈圈龟裂痕迹。

迪恩的眼睛眯起些,要是治疗院的一百多名成员,都像前方这女战士这般,他当然不会闯入此地,那是在找死,可今时不同往日。

迪恩的举动看似鲁莽,实际上是已做过情报收集,其中就包括先追杀咕噜。

迪恩最初的想法是,以咕噜为诱饵,将苏晓引出治疗院,之后就好办了。

怎奈,计划出了些偏差,他都快把咕噜锤死,结果目标却没出现。

对此,咕噜有句MMP要讲,她已经解释过了,就算她当场暴毙,白夜也不会有多在意,怎奈,敌人不信,更让她生气的是,她不仅无辜躺枪,还在敌人心中小了一辈,刚见面时,迪恩那句‘仔细算的话,我是你叔叔辈’,差点把咕噜气的吐出一口老血。

金红色气息与银白色气息互相侵蚀,金红代表龙神,银白则是玛丽娜女士。

只见玛丽娜女士脸上的怒容更盛,她扎成马尾辫的头发崩开,披散的同时化为银色,她全身开始生出银灰色毛发,身高快速提升到3米出头的同时,整个人都人狼化。

“吼!”

玛丽娜对着前方的迪恩怒哮,变大几圈的拳头发力,将对面的迪恩轰飞出去。

迪恩化为一道笔直的残影,轰然砸入街对面的商店内,之后撞穿墙体,继续向后倒飞。

倒飞途中,迪恩抬起手爪,思索般的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在考虑什么很重要的事,只见他的龙尾一甩,龙尾前端的利刃刺入一面承重墙,让他的身形骤然停下。

迪恩的龙尾很自然的一甩,他已立在公园喷泉池的假山顶。

“这都不出手吗,意外的谨慎,斩首的夜。”

迪恩似有些失望,就在这时,一把短柄大斧夹带着破风声袭来,他偏身躲避,大斧翻转着飞过。

就在大斧刚飞过迪恩所在的身位时,到了他背后时,戴着黑布面罩的老查曼陡然现身,飞旋的大斧咔哒一声伸展开,化为长柄战斧被老查曼持握在手中,身处半空中的他翻转身形,抡圆了利斧劈向迪恩的后肩。

当!!

火星飞溅,劈下的利斧,被敌人后肩上生出的金红色龙鳞挡住,强大的反作用力将老查曼弹开。

在这一瞬间,老查曼全身各处的感知,犹如牛毛细针在刺,他此生中,从未有过这样的危机感,哪怕昨天下午那场惨烈的狂兽入侵,也没达到现在的程度。

“不痛不痒。”

龙神·迪恩侧头看着老查曼,此刻老查曼才弄清敌人的真面目,对方精壮又如同妖魔般的邪恶,更关键的是强大,这种强大,老查曼只在自家副院长那感知到过了。

只见老查曼身影一闪,已挡住银狼化的玛丽娜,让其别冲动上前。

玛丽娜口中兽牙咬到咔咔作响,双眼都兽化成了竖瞳。

龙神·迪恩蹲在喷泉池的边沿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老查曼与玛丽娜两人,以及后续有些慌忙赶来的一众治疗院新成员。

“白夜,你不出手吗?就这样看着你手下来送死?不如我们真的单挑一场,新仇旧怨都能了结。”

龙神·迪恩所展现出的行事风格,相比其他天启乐园契约者或战斗天使,简直格格不入,如果要说他是轮回乐园的,那画风立刻就对上了。

公园旁的街道,苏晓单手按在刀柄上,缓步前行着,他并未出手,原因是,这名叫迪恩的家伙,就是来试探的。

苏晓估测,自己应该是真的宰了对方的弟弟,除这点外,对方来此的原因,大概率是已经和本世界的某个势力勾结,而那个势力,正是要在神祭日上搞事的幕后黑手。

否则迪恩的突然袭击,无论是从寻仇,还是从利益的得失,全都对不上。

此时苏晓所表现出的态度,分明是不准备出手,以免暴露自身的状态。

似是发现这点,站在喷泉池边沿的迪恩活动手爪,准备迫使苏晓迎敌。

嗡~

苏晓的感知圈陡然扩展,他按着刀柄的手,握上刀柄,做出拔刀斩的姿势。

虽还相隔几十米远,迪恩却立即警惕,这种被技法型锁定的糟糕感觉,他当然不是首次体验。

几十米的距离刹那间失去意义,苏晓以龙影闪移动,根本没有征兆。

此刻在苏晓前方两米外,迪恩心中有点想骂人了,他知道苏晓是技法型,但不知道苏晓有能穿透空间的能力,请注意,穿透空间移动,和穿梭空间或是通过空间通道移动的速度,根本不在一个层级。

后两者的移动距离要更远,可能是几百米,甚至上千公里,而穿透空间移动的能力,苏晓将龙影闪能力怼到了Lv.EX,也才能单次最远移动50米,但穿透空间的迅速,是其他空间系能力无法匹敌的。

准确的说,龙影闪的穿透空间,根本就不能完全算是空间能力,人家空间移动,都是开空间通道,或是计算三次元空间与N次元公式等,从而达成空间移动。

苏晓的龙影闪能力,既不开通道,也不计算空间公式,他就是硬生生的穿透过去,所以才快,作为缺点,硬生生的穿透空间,距离自然不会远。

苏晓出现在迪恩前方,这是发生在须臾间的事,迪恩的气息彻底变了,不再是和老查曼与玛丽娜战斗时那般,显得游刃有余。

呼!

龙翼煽出气爆,迪恩刚要冲天而起,拔刀斩姿势的苏晓,已是一刀斩出。

因这刀斩出,周边的一切都安静、乃至停滞了那么一瞬间。

铮!

一道斜斜的血痕斩出,一刀惊鸿,还隐隐带起飘逸的血色线痕,迪恩的左臂与左侧龙翼应声而断,大片鲜血散落而出,这刀不仅干脆利落,斩击力更是极为骇人。

刚拔地而起的迪恩失去平衡,但他的战斗经验同样丰富,断臂与断翼之痛,只让他皱着眉头,他右手抬起,手上的一枚戒指亮起猩红的光华。

迪恩戴着猩红戒的食指快速变成黑紫色,上面的血管外突,看起来很是狰狞。

被这根食指对准后,苏晓立刻感到若有若无的死亡预警迎面而来,他有五成以上把握确定,迪恩手上的这戒指,并非不朽级,而是更强的起源级,否则不会有这般骇人的波动。

一道猩红的射线袭出,这射线约有尾指粗,所途经之处,空间都噼啪裂开黑痕。

被锁定的感觉非常强烈,根本来不及闪避,猩红射线袭到苏晓眉心前,下一瞬贯穿他的头颅,发出啪啦一声脆响。

破碎的浅蓝色晶体四溅,此时再看苏晓,他已被晶体包裹,并保持着侧头姿势,神奇的是,他身旁的晶体,就像是记录下他慢镜头的移动般,形成相连的晶体塑像,而被猩红射线贯穿的,是依然保持直立的晶体塑像头颅。

这是苏晓在与老骑士战斗后,有了灵感,开发到现在的能力,他很久之前就发现,傲歌晶体的构成速度,比他自身的闪避速度快一点。

既然如此,他先用活性晶体将自身包裹,不让其固化的同时,自己进行闪避,外加让晶体不断构成,顶着他辅助闪避。

这感觉,就像在躲避攻击时,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一旁推自己般,也正因如此,才会形成抓拍慢动作般的相连晶体塑像。

咔吧、咔吧~

苏晓从晶体塑像内脱离,这次遇到的敌人,不仅有天启乐园方战斗天使的富有,还有轮回乐园方猎杀者的战斗素养。

半空中,迪恩断臂与断翼处的血肉涌动,却生出两大坨畸形烂肉,这让他目露诧异,转而心中一阵郁闷,这次遇到的敌人,是技法+空间穿透+斩魂。

不知迪恩捏碎了什么,他手中传出啪的一声脆响后,整个人消失不见,只在半空中留下大片慢慢消散的光粒。

苏晓手中的长刀归鞘,转身向总部走去,巴哈则留下指挥清扫现场,尤其是收回迪恩的左臂和左龙翼。

掌握断魂影能力后,苏晓手中利刃已可斩魂,也就是说,迪恩左臂与左龙翼对应的灵魂被斩下了,此刻就在断臂与断翼内。

就算是八阶顶尖梯队,想再生灵魂也是极难的事,可如果找回已失去的部分灵魂,让其与自身灵魂主体愈合,难度远低于让灵魂再生。

迪恩作为天启乐园方的八阶最强,富有程度完全可以想象,虽说这是敌人,但迪恩恢复断臂,苏晓不在意,别让对方恢复断翼,那就没问题,况且,这世上有种炼金剧毒名为灵魂绽放。

对方袭来,然后退走,期间险些以一件起源级装备重创苏晓,虽说不至于身死,但挨了那猩红射线的话,苏晓储存空间内的保命道具【创生之芽】肯定会被消耗掉。

从眼下的情况看来,有了这一战,短时间内想弄死迪恩不太现实,而且对方的实力不可小觑,万一在进入死寂城后,对方发难,那也有的受。

如果能从对方那搞到几万枚灵魂钱币,还是能让苏晓心情舒畅的,想到这点,他拿出一部老旧的半导体收音机,将两节杂牌电池塞进去,半导体收音机内传出嘶嘶声。

“几万灵魂钱币的生意,感兴趣吗。”

苏晓言罢,手中半导体收音机内冒出些许黑烟,他路过垃圾桶时,将其丢进去。

回到院长办公室,苏晓发现后勤部门的成员们已经来了,一名容貌和顺的秃顶中年人,正坐在地毯上,在他周边十几米内,破碎的窗户与后面裂开的墙壁,以很缓慢的速度回溯着,这能力只对无超凡特性的无机物有限,用于处理战斗后造成的破坏,效率很高。

苏晓原本不打算在神祭日前,去调查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势力,结果那边自己跳出来了。

迪恩的这次袭击,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试探,真的一心寻仇,那肯定是等局势明朗,趁苏晓陷入更大的麻烦中,再出手才适合。

那个要在神祭日搞事的势力,能拉拢、或者说是买通迪恩这种人,单有财力不够,没有足够大的势力,迪恩看不上。

如此一来,幕后之人所在的势力,一下就缩小成四个,治愈教会、蒸汽神教、瓦迪家族、高墙议会。

首先排除治愈教会,要是治愈教会想在神祭日上搞出大事,那苏晓现在就是幕后主谋之一,这都不用怀疑。

其次排除高墙议会,先不说这边有官方的性质,并且各派系分权严重。

在神祭日搞事,肯定会对整个高墙城造成破坏,谁会在自家院子里丢一颗炸弹?

如此排除,就只剩蒸汽神教和瓦迪家族了,别听公爵昨晚说的好听,什么就算要对治疗院出手,也是等神祭日后,那家伙说的话,十句中,能有一两句真话就不错了,尾款那500枚古代金币还没送来。

眼下蒸汽教会的怒锤机构,近乎替代了治疗院的地位,开始着手处理高墙城内发生的各类超凡案件。

这种替代还不够稳定,治疗院在这方面已深入人心,民众在遇到诡谲的超凡力量前,本能会想着向治疗院求助。

对于蒸汽教会,这不能放任不理,但怎样树立怒锤机构在高墙城居民们心中的威信?答案是,搞定一件轰动整个高墙城,以及关乎城内所有人的超凡大案。

如若在两天后的神祭日上,惊变突起,一名名怒锤机构的成员,以迅雷之势遏制灾难的降临,那在之后的几个月内,高墙成居民们对怒锤机构的信任度会巨增。

借助这波民众信任,怒锤机构就能彻彻底底替代治疗院,把治疗院永远踩进泥里。

别认为处理超凡事件是苦差事,10件超凡事件中,只有5~6件会有危险,剩余的,基本都是超凡奇物,或是超凡资源所引起的波动,所以说,这是个人人想抢着做的差事。

蒸汽神教就是幕后主使的可能越来越高,昨晚公爵才来过,今天上午就有人袭来,试探苏晓的战力恢复到怎样的程度,说这是巧合,根本没人信。

而四大势力中的瓦迪家族,这边没什么值得怀疑的,最起码没有明面上能察觉到的动机。

正在苏晓思索间,后勤部门的几人已退出房间,办公室内恢复如初。

“我亲爱的朋友。”

声音突然从办公桌旁传来,凯撒出现的太突然,苏晓险些顺手拿起烟灰缸给其一下。

“……”

苏晓看着站在办公桌侧面,满脸奸诈笑容的凯撒,作为刀术宗师,他真就没感知到,这厮是怎么出现的,这家伙的能力,越来越匪夷所思,不过战斗力方面始终没有半点提升,仿佛凯撒的战斗能力牢牢锁定了般。

这其实更像是万物的定律,一方面强到无解,另一方面就差到辣眼睛。

苏晓与凯撒说明大致情况后,取出两个轻薄的器皿,这器皿像是由很薄的玻璃构成,里面是半透明物质,看着有几分虚幻,是迪恩的手臂灵魂与龙翼灵魂,被吸收到了里面。

“我亲爱的朋友,这个嘛……”

凯撒面露犹豫之色,这让苏晓心中颇感意外,有钱不着急赚的凯撒,他首次见到。

“我的医术,你上次也看到了,我这妙手神医万一把龙神·迪恩治好,我没法和你这边交代啊。”

凯撒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听闻此言,就算是苏晓,也有点无语,不知凯撒是出了什么错觉,才误认为自己的医术高超。

“没事,这是简略后的圣火洗礼,你只带上迪恩的手臂灵魂……”

苏晓简单的说明了流程,首先是凯撒联络上迪恩,不过迪恩并不傻,突然有人联络他,并说能治疗他的灵魂伤势,他当然不会信。

这不要紧,凯撒会无偿帮迪恩治疗手臂,在那之后,迪恩会发现,自己手臂的灵魂不仅恢复,而且好的和原本一样,其实就是与原装货,当然好。

到了这一步,凯撒就要开启大忽悠模式,例如帮迪恩治疗,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或是此乃逆天之事,寿元都折损了一类的扯淡理由,开始找迪恩要治疗费。

从方才的战斗,苏晓确定,左臂对迪恩不是特别重要,可龙翼却是他的杀手锏之一,为了恢复龙翼,迪恩这种土豪出几万灵魂钱币,那都不是问题。

之后怎么办?这就到了凯撒的表演时间,他随便怎么治,这次与治疗凯因不一样,龙神·迪恩是灵魂体缺失,不是凯因那种界雷侵入体内。

这要是凯撒能治疗,那他真的就是神医了。

听完计划的全部后,凯撒点了点头,感觉此事甚好,主要是收益对半分,几万灵魂钱币的诱惑力,谁又能拒绝呢,况且,龙神·迪恩之富有,可不是凯因那种灵魂系能比拟的。

“等我好消息。”

凯撒满脸笑容的离开,他走后没多久,老查曼与玛丽娜,带着莉斯与休司两名新人回来。

新任院长·莉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其实她此时都有点想哭,方才强敌来袭,她刚开始的表现不错,当在被迪恩那妖魔般邪恶的气息笼罩后,她害怕了,怕的想转身就逃。

这无可厚非,治疗院成员都是这么过来的,就算是老查曼、玛丽娜这些人,他们与迪恩战斗时,心中也有恐惧,只不过他们能彻底压制这种恐惧。

莉斯垂着头站在那,想到今后敌人都是迪恩这样,她鼻头一酸,有点想哭,她还年轻,她还没谈过男朋友,她不想就这么死了。

莉斯看向老查曼和玛丽娜,由衷佩服这些老成员能活这么多年,换做是她,一个月不到就会死。

如果老查曼和玛丽娜,知道莉斯的想法,他们肯定会说,小姑娘你可真看得起我们,要是每次的敌人都是龙神·迪恩这种怪物,他们早就死了,他们两人处理这么多年超凡事件,也是首次遇到迪恩这种有着妖魔般邪恶气息的男人。

“今天休假一天。”

苏晓开口,闻言,房间内四人的心情都多云转晴。

“休司除外。”

听到苏晓补充的这句,休司只能羡慕的看着走出办公室的三人。

“老大,那边准备好了。”

巴哈从窗口飞进来,是时候去安排贵公子·克兰克,留下休司,是为了方便行动。

“去城东12号街附近。”

闻言,休司摘下自己右手的黑手套,做出握手姿势,一只发青的鬼手出现,与他握手,他将这鬼手当门把手一样,嘎吱一声,在空气中拉开一扇木门。

门框周边遍布挤在一起的眼球和冤魂等,是这些污秽物,保持了空间之门开启后的稳定。

要是让布布汪看到这空间鬼门,不知道它会以怎样扭捏的步伐走进去。

休司最先走进其中,之后是巴哈,苏晓到了空间鬼门前后,听到对面传出喧闹的人声,走进其中后,眼前的视线模糊了下,转而是阴凉感。

所到的地方是间废弃草库内,刚出门,巴哈就看到隔壁的欢愉坊。

“没看出来,你小子玩得还挺花,在这开‘任意门’的确方便,没事就能来看看攒劲的节目。”

巴哈笑得耐人寻味,休司投来疑惑的目光,转而看到隔壁的欢愉坊后,他从脖子红到脑门,下意识加快脚步的同时,又偷偷向欢愉坊那边看了眼。

没看出来,已经成年了的休司,意外的脸皮薄,见此,巴哈自然没继续说。

片刻后,苏晓停步在一栋音乐厅正门前,对面饮品店内,已经蹭吃蹭喝一下午的布布汪告别女店长,向大剧院跑来。

根据布布汪的盯梢,贵公子·克兰克就在音乐厅,已经进去一上午。

苏晓走进音乐厅,发现这里正在休假中,一排排座椅都空着,最里侧的舞台灯光昏黄,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人,正弹奏舒缓的钢琴曲,但看他的目光,并未沉醉其中,更像是在机械的打发时间。

苏晓走上舞台,钢琴曲戛然而止,坐在那,侧对着苏晓的克兰克开口道:“白夜先生,你和我父亲有什么恩怨,不应该殃及到我身上,虽然我并不是很在乎受到牵连。”

克兰克侧头看来,展露礼貌且温和的笑容,这不是笑的假,是笑得不发自内心。

“跟我走一趟。”

苏晓现身于此,就是要阳谋,他只负责让克兰克变成世界之子,后续的事,任其自由发展就好。

像克兰克这种极其理智,对情感与各类欲望很淡漠的人,很难像‘黑A老相好’艾奇那样,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和你们走?如果我拒绝呢?”

克兰克依然保持温和笑容。

“……”

苏晓没说话,只是把一个大皮袋丢在地上,意思很明显,克兰克可以选择自己走,或者被打包带走。

“我讨厌暴力。”

克兰克起身,显然不想被装进袋子里,他继续说道:“所以,我们要去哪?”

“……”

苏晓没说话,指向侧面的墙壁,克兰克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下一秒,一根注射器出现在苏晓手中,刺入到克兰克的脖颈,随着药剂注入,克兰克倒下。

两小时后,治疗院的一处地下秘密据点内。

滴、滴、滴~

医疗器械的舒缓电子音,让克兰克睁开双眼,他尝试坐起,自己脖子以下都麻木,明显是被麻醉了。

克兰克看向手术床旁,看到了戴着连接几根导管面罩,身穿手术服的苏晓。

“你要,对我做什么。”

克兰克说心中没有紧张与恐惧,那是假的,他只是部分情绪淡漠,紧张与恐惧一类,他还是有的。

“别担心,只是个小手术。”

苏晓言罢,拿起一旁的人型号切割锯,这玩意比手术刀来的快,骨骼都能一次断开,效率的很。

“为什么……这么做。”

克兰克问出了他始终疑惑的问题,闻言,苏晓沉吟了下,说道:“我和公爵是老朋友了,听说你们父子间的关系很冷淡,最近我刚好有时间,所以帮你们改善下父子关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